最新动态News
京韵汉风

创企业,搞管理,当领导,一个绕不过去的核心问题就是“激励”。每个成功企业在出自传的时候,都有不少的章节描述其体系甚或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逸闻。其实,只要对照中国历史,你就会发现,这些体系或故事都有惊人的相似。毕竟,叔本华曾经喟叹过:“人性的进化是十分缓慢的!”

譬如说,又要开始新的一年了,高层说要建愿景,中层紧跟定目标,基层则嘀咕这是画大饼。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没能达成信任基础上的共识,会导致连锁反应式的崩坍。不信,我就例举个没把“奖金发好”而在创业规模扩张过程中输给竞争对手的领导。

这个领导人,叫做萧纪。

这个人物过于无名,乃至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而实际上,他是有机会成为一代帝王的。萧纪是梁武帝萧衍的第八子,就是那个南朝崇佛最后又不得善终的“吃斋皇帝”。萧纪所处时代的大背景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公元189年始,中国陷入了长达400年的大分裂,群雄并起,三国鼎立,中间西晋司马炎短暂的统一过,接下来爆发八王之乱,引来五胡乱华,然后南北大战,北朝再分裂为东魏和西魏,东魏变成了北齐,西魏变成了北周,南朝则经过了晋宋齐梁陈,最后公元589年杨广攻入建康,中国重新统一。

萧纪的老爸梁武帝在公元548年爆发的侯景之乱中挂了,让唐代杜牧留下“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感叹。这个事件很有戏剧性,能集中了解南北朝的政治军事经济,还因为它距离南北统一只剩下40年了,公元552年萧纪的七哥萧绎击败了侯景,结束了延续4年的侯景之乱,此前他奉行 “攘外必先安内” 政策,把萧纶、萧范、萧誉、萧詧等兄弟子侄实力派都干掉了,唯独剩下了萧纪,可见在这一轮企业兼并潮中,萧纪是有核心竞争力的。

萧纪曾镇守益州十七年,把当年蜀汉的这块地盘治理的不错,有钱有粮,盔明甲亮,实力在南梁数一数二,但侯景围攻宫城的时候,萧纪按兵不动,不去救老爹萧衍。萧纪和七哥萧绎的关系保持的不错,在诸萧内战中保持中立,等到萧绎攻打侯景的时候,萧纪终于出兵,大军顺长江东下,名义上是帮萧绎灭侯景,打虎亲兄弟么,其实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萧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后,他来收拾残局,解放大梁王朝的百姓。

萧绎这时候确实很困难,虽然灭了侯景,但是侄子萧詧占着襄阳、萧勃占着广州,北齐和西魏也抢了不少南梁的地盘,萧绎的地盘不过千里,人口不足3万户,手下军队连年征战,非常疲惫,萧纪觉得自己赢定了。为此战,萧纪决定搞一次即时激励,发个大红包。

萧纪用一斤黄金做成一个大饼,一百个大饼装一箧(这字念qiè,小箱子),一共一百箧,这就是一万斤黄金,白银五倍于金,还有大量的丝绸锦绣等硬通货,每临战役,萧纪就把这些“红包”展示给将士们看。

你看,这多像一些开发商在年初说只要我们今年销售额完成目标,我就让高层年收入过亿、中高层年收入过千万、中层年收入过百万、基层有房有车。

问题是,总会有一些开发商在年底复核KPI的时候,尽管销售额完成了,但是地没拿到,或者关键时间节点失守,或者客户满意度不高,奖金就赖掉或者打折了,然后年会上放一首薛之谦的《你还要我怎样》表达歉意。

大棒大多时候是认真的,胡萝卜大多时候是“呵呵”的。

萧纪也是这么干的,虽然每次作战前都给将士们看1万斤黄金、5万斤白银,但是每次战后都不拿出来奖励给大家,大将陈智祖请求把这些金银散去以募勇士,萧纪不听,陈智祖痛哭而死。其他人再去求见,萧纪称病不见,于是将卒军心涣散,濒临解体。

公元553年7月11日,萧纪和萧绎两军大战,萧纪大败,光掉到长江淹死的就有八千多人,萧绎给大将樊猛下了一道命令,“生还,不成功也”,这不是说樊猛你别活着回来了,而是说不要留活口的意思——如果你把萧纪活着抓回来就是不成功。

樊猛率军攻上萧纪旗舰,拿着刀要杀萧纪,萧纪在船上绕着床跑,把一袋袋的黄金扔向樊猛,说这个给你当报酬,送我见一下你老板!

樊猛说,天子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杀了你,这些金子自然是我的!遂斩萧纪,太子萧圆照被下狱后活活饿死——这位太子饥饿难忍,居然吃自己胳膊上的肉,足足饿了十三天才死。

从建功立业到断子绝孙,萧纪的“红包”最终还是便宜了敌人。这是个“画大饼”失败的典型例子,对于这种口炮领导,春秋时期就有成语形容,譬如“叶公好龙”、“口惠而实不至”等等,验证了叔本华的名言。

很多年以后,有一位中国式领导人却十分有效的建立起“制度有为”的激励体系,成了关于激励管理的正面典型。他就是我上期文章的历史主角曾国藩。

伟大的人物即使相隔千年,也会有心有灵犀的世事认知。曾国藩的制度设计,正是建立在对人“自利”本性的把握上。

首先,曾国藩也“画大饼”,而且画的特别圆。

擅长讲文化、讲价值、讲理念的曾国藩将军队和政治的斗争提升到价值的层面,高举“卫道”、“忠义血性”的大旗,以此作为凝聚人心的思想武器。同时,作为领导者,曾国藩为军队提供一个超越内部关系的长远目标,使湘军成员持续同心同德、齐心协力地为了它而奋斗——而这,正是很多中国企业家需要学习的领导要素之一:激励与愿景相匹配。

除了共同的信仰,优秀的管理者还需要能够制定出有效的制度,把下属的自利行为引导到对组织有利的方向上去。就像曾国藩治理湘军一样,在确立湘军的制度后,他不用自己挥着战刀在后面逼下属冲锋陷阵,下属自然就知道往前冲——因为这“红包”实在啊!。

都有哪些“红包”呢?我们拆来看看。

曾国藩一改由国家供养、世代为兵的“世兵制”,在湘军采取了全新的制度设计——招募制,而且是层层招募制。而湘军的高待遇又不愁招不到兵。但只有上司招募你,你才能进入湘军,得到升官发财的机会。这样一来,从大帅到士兵形成了层层的感激关系。如此,湘军就像一颗大树,“由根而生干,生枝,生叶,皆一气所贯通”,组织内部全部打通了,人和人的关系也成为一个由感情纽带凝聚起来的整体——这是组织层面的自生式激励。

除了招募制,曾国藩还规定,在作战过程中,任何一级军官一旦战死,他手下的军队便就地解散!只有保住长官,士卒才有继续升官发财的机会!保护自己的长官本来是一种道德的要求,但在湘军里面,却成了最符合士兵利益的行为。由此在湘军中,道德和利益便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在利益方面,曾国藩在钱、权、名三方面都充分发挥了其对将士的激励作用。湘军的高军饷极大地调动了当地农民加入湘军的热情,在利益方面对将士们的满足又极大地提高了湘军的战斗力。在个人发展方面,在传统的科举考试之外,曾国藩领导下的湘军更为无法走通科举之路的人们打开了另一条晋升之路。只要你有能力,能打仗,能做事,在湘军就可以迅速得到晋升,湘军由此而涌现出了一大批影响那个时代的优秀人才。湘军也由此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对于很多湘军成员来说,可以共享湘军发展所带来的机会,是最大的激励因素。

在名声方面,在给部将鲍超的信中曾国藩也曾说:“凡利之所在,当与人共分之;名之所在,当与人共享之。”凡涉及到利益,一定要注意与人共分;凡涉及到名声,一定要注意与人共享。这样的人才能成就大事。

所以萧纪身死名灭,曾公千秋彪炳。

(京汉股份研发中心于华总赠送给营销团队的题词)

伟大的领导力,一定要以清晰的理念为核心,以坚定的践行为关键,一定是大中至正、可昭日月的!曾国藩就是如此。曾国藩的领导力中并非完全没有权谋的因素,但其核心不是权谋,而是理念。曾国藩身上表现出的品质和实践恰恰代表了典型中国式领导的管理智慧。时至公元2018年,京汉的转型进入最关键的历史时期,“聚力同心”的发展理念和共享机制要在这一年落地,历史需要回望,历史需要厘清,历史需要创造。在年会上,田汉董事长已经明确营销部门将作为战略落地的核心攻击部队,因为这是离炮火和战利品最近的队伍。所以,还是用去年年终述职的结束语表达心境吧!

Copyright @ 2015-2018 京汉实业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鄂ICP备16018514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1817号

技术支持:博鸿林科技
Powered by ZZZ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