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News
京韵汉风

读历史,谈管理:“天道忌巧,去伪而守拙”

时间:2017-12-19 访问:

2017年已近尾声,公司也进入了任务指标冲刺阶段。11月本人正式履新营销中心总经理一职,从公司战略层面重回战术保障战略落地的一线,果然公司决策层用人的脑回路非常治愈,也非常领会十九大精神。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其中有个典故:春秋时期宋国大夫正考父是几朝元老,但他对自己要求很严,他在家庙的鼎上铸下铭训:‘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循墙而走,亦莫余敢侮。饘于是,鬻于是,以糊余口。’意思是说,每逢有任命提拔时都越来越谨慎,一次提拔要低着头,再次提拔要曲背,三次提拔要弯腰,连走路都靠墙走。生活中只要有这只鼎煮粥糊口就可以了。习大大看了这个故事之后,很有感触。说,我们的干部都是党的干部,权力都是党和人民赋予的,更应该在工作中敢作敢为、 锐意进取,在做人上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这一下,正考父这么一个小众的历史人物,一下子就成了网红,“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这么一个生僻的成语,也成了政界金句,每次有官员提拔任命,不说上这么一嘴,就显得政治不正确。所以我也必须向管理的最高境界看齐,向正考父看齐。但是我远不如习大大读书多,实在对正考夫没啥研究,倒是对另一个大名鼎鼎的历史人物有些感悟,他完全做到了“修齐治平”的最高境界,这个人,就是曾国藩。

曾国藩一生的成就皆因两个字,一个是“勤”,一个是“拙”。

13岁时的某晚,曾国藩迈进书房。点燃油灯,背起一篇三百字小文。在他进入书房前,家里来了一贼,听见有人进来,便躲在了房梁之上,想等曾国藩入睡之后再偷点东西走。哪知曾国藩背到三更还背不下来。那贼终于受不了了,飞身下梁,将此文一字不落地背了一遍,然后冲曾国藩大叫:“你这么笨,还读什么书!”曾国藩的资质就是这么平庸,以至于从小就被人讥笑为“愚蠢之辈”。左宗棠评价曾国藩说:“才具稍欠开展。”说白了,就是觉得曾国藩脑子不灵光。梁启超说得更直接:“在并时诸贤杰中称最钝拙。”连曾国藩自己都承认:“余性鲁钝。”总之,他平庸得实在可以,没一点天才范儿。

李鸿章17岁考中秀才、张之洞16岁考中秀才、左宗棠14岁考中秀才,梁启超更是天资超迈,11岁即中秀才。曾国藩从16岁开始参加科考,考了七次才中秀才,还是倒数第二名。比较同时代名人,其愚笨一目了然。但曾国藩一旦开窍,立马一鸣惊人。中秀才的第二年,他就中了举人;中了举人又四年,他就高中进士。而他那些早早考中秀才的同学,后来却连举人也没出来一个。

曾国藩打通科举路,靠的全是笨劲。因为笨拙,所以不懂取巧,遇到问题只知硬钻,因此不留死角。而那些聪明的人不愿下“困勉之功”,遇到困难绕着走,基础打得松松垮垮。所以曾国藩说:“拙看似慢,实则最快。”

中了进士后,他便留京做了翰林。在翰林院,他做事依然不走捷径,总是按最笨拙、最踏实的方式去完成。进翰林院的人都是大才子,看不起俗务,所以办事通常都是做样子、玩花活。唯有曾国藩,做什么事都全力以赴,认认真真,不玩心眼,一丝不苟。而正是因为做事踏踏实实、扎扎实实,十年之中,他竟然获得了七次升迁。从一个小翰林做到礼部侍郎,成为二品大员。

曾国藩说:决定成败的,不在高处,在洼处,不在隆处,在平处。全看人能不能在棘手之处,耐得住烦。他做官做学问靠的是勤能补拙,后来戎马天下平定太平天国还是靠这一对“老朋友”。

曾国藩打仗靠的也是一股笨劲。他从不求奇谋,只喜欢“结硬寨,打呆仗”。所谓结硬寨打呆仗,就是湘军每攻打一个城市,并不急着跟太平军开战,而是修墙挖壕。墙要修一尺厚八尺高,用来防止火炮攻击。壕要挖一尺深,再在壕沟外埋种花篱,花篱要五尺,埋入土中两尺。并要设置两三层,用来防止马队攻击。第二日,往前推进一段路程后,又修墙挖壕。如同巨蟒缠人,用一道一道壕沟把城市困死。曾国藩攻城,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一年两年。等战争结束,城外地貌都被湘军彻底改变。太平军最擅长野战,大规模高速度调兵,而且善用奇谋,经常搞围魏救赵之术。但一遇到曾国藩,就一点办法也没有。曾国藩打武昌、打九江、打安庆、打南京,采用的全是“结硬寨,打呆仗”之法,他用这个最笨的方法,打败了最聪明的太平军。

曾国藩的人生哲学就是“尚拙”。他说:“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正是与众不同的“笨拙”,成就了他非同一般的高明。笨到极致就是聪明,拙到极点就成了巧。真正的聪明人,都是知道下笨功夫的人。自古成名者,多始于笨干,是以有字颠、画迂、诗痴,浮光掠影,终不济事。我们成不了曾国藩,不是因为笨,而是下不了他那样的笨功夫。

下笨功夫、下苦功夫可以成就自己,但是要成就不世之功仅凭吃苦耐劳却远远不够。

1853年,曾国藩书生治军,创建了湘军。他自己都没想到,湘军竟能屡建奇功,最终将烧了半个中国的太平天国烈焰扑灭。曾国藩是如何打造与管理湘军的?又是如何统领30万湘军救晚清于危难,拯慈禧和光绪这对孤儿寡母于垂危?

我个人以为只靠4句话。第一句:轻财足以聚人。曾国藩有句名言:“利可共而不可独。”

1861年,湘军名将鲍超打了胜仗后,借给曾国藩贺寿之机,送来十六大包“战利品”。其中许多是珍贵的珠宝古玩之类。曾国藩说:“你打开,我都看一看。”细看一遍后,他取出一顶绣花小帽:“我喜欢这个帽子,其他的,你都带回去。”鲍超素来刚毅勇猛,此时眼圈却红了。国藩派容闳去美国采购机器,这是一个肥差,按惯例,容闳必会送礼。但此时,曾国藩已离开南京,北上剿捻。所以,他特意写信给儿子说:“容闳送的东西,价值不超过二十两白银,就收下,要是超过,就退掉。”收下小礼,那是不拂人面子。拒绝大礼,既是坚守原则,又是仗义轻财。曾国藩说得好:“财聚人散,财散人聚。”他轻财,所以留住了人才。

第二句:律己足以服人。曾国藩有句名言:“律己无声,不怒而威。”

为了修炼自己的人品人格,曾国藩发誓要成为圣人:“不为圣贤,即为禽兽。”如何践行呢,他想了两个方法。一个是:每天坚持做“日课”。就是每天写日记,反思一天的行为得失。有一次,朋友陈源衮家添了小妾。曾国藩听闻此人貌美如花,便内心蠢动,遂上陈家一睹真容。他调侃朋友艳福不浅,并要求见一下美妾。朋友一脸不愿,但还是把小妾喊了出来。曾国藩见后,大赞其美,说了些挑逗的话。当晚,他在日记里反省:“注视数次,大无礼”,“直不是人,耻心丧尽,更问其他?”

另一个是:邀请“师友夹持”。就是邀请许多师友来“夹持”自己成长。曾国藩将日记送给师友们阅读评点,请求大家指点自己言行的不当之处。比如现存曾国藩日记上还有倭仁的批语:“将一切闲思维、闲应酬、闲言语扫除净尽……”曾国藩看到批复后,感叹“安得此药石之言”。因为自律,曾国藩在人品人格上几无瑕疵。他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他极其自律,万事以身作则,所以足以服人。

第三句:量宽足以得人。曾国藩有句名言:“善莫大于恕。”

左宗棠曾是曾国藩幕僚,曾国藩对他极为器重,在他推荐下,左宗棠得以步步高升。左宗棠身陷樊案时,曾国藩对其更有救命之恩。但后来左宗棠当了总督,翅膀硬了,因为素好争功,便对曾国藩眼红不满。不仅“每接见部下诸将,必骂曾文正”,就是接待友人,也是“乃甫入座,即骂文正”。但曾国藩从来没在任何场合说过左宗棠坏话。

同治五年,左宗棠受命镇压西捻军。这次出征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筹饷。西北乃贫瘠之区,饷源不能指望当地,势必要“用东南之财赋,赡西北之甲兵”。他最担心两江总督曾国藩不实心实意支持他,“恐其隐扼我饷源,败我功也。”不久,他发现自己的判断错了。在其他地区纷纷拖欠饷银之时,唯有曾国藩所辖两江地区军饷源源不断送来,史载“文正为西征军筹饷,始终不遗余力,士马实赖以饱腾”。曾国藩还把最能打仗的部下刘松山送给左宗棠。后来,刘松山在镇压捻军中屡建奇功。自大的左宗棠,最终被曾之度量所折服,曾国藩去世后,左宗棠送来挽联:“知人之明,谋国之忠,自愧不如元辅;若金,攻错若石,相欺无负平生。”在挽联后面,左宗棠署的是“晚生”二字。而生前,他从来没对曾国藩自称过晚生。

曾国藩之度量,就是这般让人叹服。正是凭借这份度量,他网罗了无数大才。曾国藩之部下,26人成为督抚、尚书,52人成为三品以上大员,成为知府、知州、县令者,更是数不胜数。天京克复前后,湘系“文武错落半天下”,这就是曾国藩所说的“宽则得众”。

第四句:让功足以率人。曾国藩有句名言:“功不独居,过不推诿。”

湘军在攻克太平天国都城南京之前,打下的最后一个重要城市是安庆。曾国藩弟弟曾国荃率军攻下安庆之后,曾国藩给朝廷上书按功请赏的折子里,居然把头一份指挥之功让给了胡林翼,然后又把作战之功让给了绿营将领多隆阿。曾国荃心里很不爽:“为什么啊?”曾国藩说:“让功于人、让名于人,才能率人。”三年后,曾国荃一举拿下南京城,曾国藩又把头功让给了湖广总督官文。多大的功劳啊,曾国藩说让就让了。李鸿章由此佩服不已:“论功则推以让人,任劳则引为己责;盛德所感,始而部曲化之,继而同僚谅之,终则各省从而慕效之。”

一个做上司的,有了好处总是让给下属,有了责任总是自己担起来。这样的领导,做下属的怎会不感动呢?曾国藩对弟弟说:“功不必自己出,名不必自己成。”对于领导者来说,成就下属,就是成就组织;成就下属事业,就是成就自己事业。“驭将之道,最贵推诚,不贵权术。”

曾国藩之所以能打造出强悍的湘军,就在于轻财、律己、量宽、让功之诚。唯天下之至诚,能胜天下之至伪。

中国对最为成功者有一个评判体系,就是成为立德、立功、立言的“三立完人”。在立德上,曾国藩修身律己,几无瑕疵。梁启超说:“盖有史以来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在立功上,曾国藩创建湘军,平定太平天国。毛泽东说:“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在立言上,曾国藩留下千万字《曾国藩全集》。蒋介石说:“你们如能详看其家训与家书,不特于国学有心得,必于精神道德皆可成为中国之政治家。”所以他被誉为:“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为师为将为相一完人。”

房地产的营销工作,从来都被喻为“中国经济的火线”,所谓“听得见炮火的战场最前沿”。我对这个工作不陌生,亦在其间获得过不少机巧奇思的启发。但我也对自己有清醒的评价,就是小聪明过盛导致自我磨练欠缺。随着年龄的增长,读了几本圣贤书之后发现:曾公实为我最佳的对标管理模板。说来惭愧,此文的草就恰是为了“交作业”仓促之中讨巧摘了许多现成的文本,而缺乏“结硬寨打呆仗”的拙劲。

曾公一生事功、名言、轶事素材丰富,随便展开就是一个管理课题,可惜我这次未能好好结合实际工作有所论述,倒是给主题做了反例。

最好的管理,就是对人的管理。而管人首先就是自我管理,静思己过,仍有骄躁浮夸之气,展望前路,尚存向上向善之心。前路漫漫,在遭遇国家政策最严厉调整,行业最艰难之际,吾将牢记曾文正公的四句话,与营销中心同仁同甘共苦,下笨功夫“结硬寨,打呆仗”。

Copyright @ 2015-2018 京汉实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鄂ICP备16018514号-1

技术支持:博鸿林科技
Powered by ZZZcms